杭州侦探_杭州调查取证_杭州出轨调查_杭州市私家侦探公司
侦探
热线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电话:135-2882-0754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天汇大厦
杭州侦探 >>当前位置:杭州侦探 > 杭州侦探 >

杭州市私家侦探|妈妈帮我斗小三(下)

文章来源:admin 时间:2021-08-04

杭州市私家侦探|妈妈帮我斗小三(下)

当时我爸刚好退休,又是公司的大股东,于是,他进入公司负责起了全面管理。

 

对我爸的到来,李铭和李彤都表示非常欢迎。毕竟,公司成立之初的资金,大部分是我爸出的。起步阶段的资源,也是我爸的人脉。我爸有十年企业副总的经验,在他的运筹帷幄下,公司的业务又上了一个台阶。

 

治疗一年多后,我的身体基本康复了。

 

我想重返职场,但医生和我妈多次告诫:不能累着,也不能再怀孕,否则很容易复发。我爸不舍得,说:“我帮你就行了。你安心照顾好自己和孩子,把身体调养好。”

 

我爸发了话,婆婆没敢再多说什么。实际上,她一直希望我再生一个男孩。

 

她不敢明着催我,就经常在李铭面前掉眼泪,或者对我用十分谦卑的话说:“珊珊,我是说有可能,只是有可能啊,如果你身体一点事也没有了,咱们能不能再生一个?或者,咱们也赶个时髦,请人代孕生一个。”

 

我其实挺理解我婆婆,毕竟年龄大了,又早年丧夫,所以特别重视男丁,但经常听她念叨,我难免越来越烦躁。我一再跟她解释:“妈,我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,咱们不聊这个话题行吗?我目前也不想用非正常手段生孩子。”

 

我跟李铭抱怨,以为他会支持我,帮忙做老人的工作。结果,他却和婆婆一个口径,口口声声求我慈悲为怀,还说:“老人就这么一个心愿,她怕你生气,根本不敢多说一句话。我妈小心翼翼,卑微到尘埃里了。咱们做儿女的应该体谅。如果我再去要求她念叨一下都不行,难道我们要把她憋死吗?”

 

那种措辞,那种无声的带着谦卑口吻的怨恨,经常让我无言以对。

 

李彤的老公是一名公务员,她生了一个男孩。我跟婆婆和李铭说:“李彤家有个男孩,也是李家的骨血呀!”婆婆却说:“那是李家的外甥,怎么能一样呢!”我和李彤闺蜜变姑嫂,关系应该很好。实际上,李彤因为婆婆,也对我颇有怨言,她认为我自恃太高:“我妈这样要求你确实不对,但你能不能让老人好受点?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好多你这种患者都生了孩子。”

 

说真的,婆婆的这份殷切之心,我理解。

 

但是,涉及我的身体健康,我无论如何不会去冒险。

 

05 

zhiyin

 
 

我爸妈为了我,可谓费尽心机。

 

为了让公司壮大,我爸经常出差北上广,一待就是半个月。我爸有静脉曲张,有时候病犯了,没时间去医院治疗,出差到哪,就在哪里的医院门诊打针。针头一拔,就去见客户。

 

我妈经常念叨:“你还是好好带带李铭,让他尽快成长起来。你爸老了,就该好好歇一歇了。”

 

我爸却说:“公司运转越好,咱们珊珊和孩子的未来就更有保障一些。”

 

我也心疼我爸,经常督促李铭:“你要全方面上手啊,不要只盯着技术。爸爸毕竟年纪大了。”

 

李铭笑着回答说:“爸老当益壮,再干个二十年没问题。再说,我再怎么努力,他也不放心啊!”

 

我顶他一句:“你经常反省自己,为什么别人对你不放心?”

 

李铭赶紧偃旗息鼓:“好了,好了,这个话题打住!”

 

李铭的缺点我看得很清楚:安于现状,也不会变通。于是,我反过来又去做我爸的工作:“爸,你不能要求人人像你这样能干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
 

我爸总是笑着说:“我恨不得把李铭拴在我身边,手把手教他。但是,他也得是那块料啊。这个孩子技术上确实厉害,但别的方面,就是不入门。”

 

有时候实在累惨了,我爸就鼓励我:“等你彻底康复了,爸就把这一摊子交给你。”

 

除了这些,李铭和我爸还存在经营理念上的分歧。

 

我爸把公司做强做大,而李铭则认为公司现在的业态已经很不错,没必要再扩张。

 

在我看来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为了让翁婿配合好,我不时两头敲打。我一再对李铭说:“公司走到今天不容易,现在很多业态都是不进则退。所以,有爸带着,咱们得好好往前冲。”

 

李铭总是答应着:“好,听你的。我知道了。”

 

我怎么也没想到,对于李铭这种保守而自尊心强的人来说,我爸的辛苦,我爸的努力,我爸的操劳,都成了压力,都被他演绎为对他的极大不信任。所以,他竟然因压生邪,从跟姚欣吐槽开始,两人越走越近,成了情人。

 

06 

zhiyin

 
 

那天,姚欣轻抚肚子跟我说:“我怀孕了。我要生下来。李铭也同意。他早就受够了你,受够了你爸。你是不是在他面前特别有优越感,长得漂亮,又有钱。我告诉你,男人是喜欢漂亮女人,喜欢钱,但是,他也需要精神抚慰……”

 

我脑子“轰”一下炸开了,一阵眩晕袭来。我以为自己会晕过去,但最后还是咬牙挺住了。

 

这是一个厉害的对手,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咬着牙对姚欣说:“既然李铭同意,你找我干嘛?先把孩子生下来呗。不过,应该是私生子吧?李铭真的会为了你,和我离婚,娶你?”

 

我毫不掩饰对姚欣的鄙夷。男人娶妻,也是面子工程,越娶越老的,全世界也就是查尔斯王子。

 

姚欣也不是善茬:“如果我生下一个男孩,你觉得会怎么样?你是不是觉得李铭为了钱,绝对不会和我在一起?这个世界上的事,不是像你想的那样绝对。如果我等着,那估计永远是个梦。可是,我现在跳出来了,以你的脾气,能咽得下这口气吗?能不离婚吗?”

 

这些话,瞬间击中了我的软肋。这个女人,对我的了解和研究,早就做了足够的功课啊!

 

我想反击,却突然发现自己孤立无援。对啊,婆婆自不必说,就连李彤,就一定会站在我这边吗?

我一再问自己:我该怎么办?

 

我决定先对姚欣下手。我直截了当,试探一把:“你打掉孩子,我离婚,成全你们。否则,我和你同归于尽。”

 

姚欣完全没料到我会拿出拼命的架势,后退了几步:“你别吓唬我。我不怕。”

 

我攥着了她的手腕,把她拖到12层的落地玻璃窗前:“就你这个身板,打掉孩子,再怀一个也不难。但如果我拉你跳下去,你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 

我凌厉的神色镇住了姚欣,她脸色一下变得惨白:“我……要和李铭商量一下。”

 

我马上给李铭打去电话,质问他为什么出轨,并告诉他,我和姚欣在一起,如果他不说实话,我就拉着姚欣一起去死。

 

李铭一下慌了:“是我一时糊涂,我错了。我现在在外面做一个工程调试,我马上回去,咱们有事好好商量。”

 

我哭着问他为什么?为什么这么对我?

 

李铭在电话里一遍遍说着:“你一定不要冲动。我是被骗上床的。她那样的女人,我怎么会看得上?我眼又没瞎。”

 

这一切,我都摁了免提,姚欣都听见了。

 

我摁下电话,对姚欣说:“你都听见了?你顶多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。”

 

姚欣面不改色:“那又能说明什么?你现在以死相逼,他当然得说假话哄你了。你想不想听听,他怎么在我面前评价你的?”

 

姚欣使劲挣脱了我:“有什么招数,你尽管来,我等着你。”

 

08 

zhiyin

 
 

姚欣比我想得还厉害。我冷笑一声:“那咱们就走着瞧。”

 

我马上冲到了婆婆家,哭着跟她说:“妈,我知道您盼孙子。这一年来,我一直在调养身体,打算年底要二宝的。我没告诉您,是想给您一个惊喜。现在,你说我怎么办?”

 

婆婆一急,说漏了嘴:“那个女人也找了我和李彤,我骂过李铭。但他说,他会处理妥当的呀!她不是辞职了吗?怎么找到你那里去了?”

 

我继续哭:“妈,生孩子我也会啊!你真的会让姚欣和李铭在一起?她就一定能给您生个孙子吗?如果我和李铭离婚了,公司一定要分家。我爸和我都是公司的大股东,您想过李铭和李彤的以后吗?”

 

婆婆脸色一下变了,慌不迭地表示:“姗姗,我就是再糊涂,也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。你给李铭一个机会,他敢不听,我打死他。”

 

果然,这一家人,集体骗了我。

 

09 

zhiyin

 
 

我经常看一些关于原配治小三的文章,多数人为原配打败小三的高明手段叫好。事实上,大家只看到了酣畅漓淋的痛快,没有看到主人公背后的艰涩。

 

再精明能干的女人,想打赢这一场关于婚姻的战役都不容易。其中的艰辛和痛苦,只有当事人自己懂得。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用在这里最合适不过。

 

出轨者,摧毁的是不止是感情,更残酷的是,摧毁了一个人的信任体系。

 

我变得疑神疑鬼,除了我爸妈,不敢再相信任何人。我也第一时间跟我爸妈说了事情的经过。

 

我妈气得浑身发抖:“离婚,让他净身出户。他有今天,全是靠我们家,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出轨!”

 

我爸十分冷静:“别想得那么简单。公司当初毕竟是以李铭的名义创办的,依照现在的情况,我们很难让他净身出户。我们听听姗姗的意见。”

 

我咬牙切齿:“离婚是便宜了他们。我一定不离婚,而且我要狠狠报复,让他们一无所有。”

 

 

就在我说出这句话一年之后,我在这场“自卫反击战”中,赢了一个痛快淋漓之后,居然又主动把公司的经营权交给了李铭,而且我还主动撮合他和姚欣在一起

返回列表
电话:135-2882-0754 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天汇大厦
Copyright & 2009-2023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  深圳侦探事务所